▽_俍荒

这里二白(白白白)一名叶吹
那个你们评论的话,我都会回复的(求评论QAQ)

Short Stories-海汀人(系列)Chapter01

作者:倒三角/Ha_tings

chapter01

我只是想试着描述一下,我曾经的故乡。

故乡的人,故乡的事。


1975年的时候,在外人的眼里,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无名的沿海小镇。但是我们(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拥有着一片森林,一座山,一片海,便有漂洋过海到这里的外来人认为这甚至是一个国,但更多的人开始称这里是城。(后来我想这或许是因为那些海盗地图上对这里的称呼。)

我于1991年出生于这个小镇,我所居住的地方叫做南北角,这个名字听说是很早的时候就传了下来,至于是谁,至于多早,没人会留心去询问研究这些。

南为海,北为森。没有多少人烟居住在这里,但邻里之间倒是过得很愉快。

这里离西港口较近,鱼群也常成群聚集在这个的海域,因此常有渔民来此处捕鱼,或者是一些外来的摄影师。

确实这里景色不错,海浪较为平静。最近听说政府准备将这里作为一个旅游景点,但听那边的人说并非是因为这里的海,我猜想也许是因为那口老钟,以及那座小教堂。


除了渔民,摄影师和一些穿着政府制服的人经常来这里,还有一位不知道名字的人,她也常来这里。一次去往港口打工的时候,听到有妇女和渔夫提起过她,不善与人交谈,像是个性情冷淡的人,但就算是孩子笑着称她为无名氏拿她开玩笑,她也不曾露出过任何生气的神色。她喜欢去那口钟所在的崖口,经常手拿着画板坐在有些潮湿的岩石上在那里作画。

有朋友与我常躺在崖口下的草地上远远地看着,也不知她画的是那口钟,还是那片海。

我曾试着走上前去与她交谈,但回应我的永远只有短短的几句话,甚至只是轻微的点点头。但过了些时日,她同意我坐在她身旁看着她作画。她背包里的画很好很美,大概是我毕生见过的最好看的画了,无论是色彩还是明暗的处理都无可挑剔,即使直到现在的我也未曾见过这样令人感到舒心的画作。

她说那是很久以前所画的,现在的作品她从不上色,只画些轮廓或者只是黑白的素描画。我问她为什么,她说那只是因为好的颜料物价太贵了,她才没有上色。


也许她说的是实话,她不是一个富有的人,从她身上有些褶皱的白衬衫和有些掉色的蓝色裤脚就可以看出。

关于绘画的颜料,那些港口进来的颜料我也曾见过,一块块的放在玻璃瓶里摆在高高的架子上。板子上一些从首都过来的颜料也的确贵得吓人。这些,彻底打消了我曾经想给她买颜料的心思。

但即使是黑白,那些海浪依然在画上真实地呼吸。

她其实是个善良的人,只是不善于表达。我曾经和母亲这样说起过她,我也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她把那些景色画得很美,父亲曾说过那是一种对自然的尊重。


我看到那些岁月如何奔驰,挨过了冬季,便迎来了春天。


我还知道了她的几个秘密,事实上一个是她自己告诉我的。(她开始信任我)——她用左手画得比右手更好看,只是一开始打草稿时没有那么流畅。她和我说那是练出来的,因为她的右手曾经受过伤,那段时间只好用左手写字。

她下雨从来不撑伞,即使是暴雨,但也没见的过她感冒过。她还经常在雨天在码头上晃悠,但她从不买那些东西(她似乎提不起兴趣,除了对那些茶叶和那些绸布)。

有一个雨天,她没有去往那个码头,而是直接去了那崖口,我将打工来的两个硬币塞入了口袋后,就偷偷地跟着她来到了那个崖口。


这也顺理成章,因为这个点也是我快要回家的时候了,而那也是我的必经之路。

但,我对于她所认知的一切从那天起都将改变。


-从那天起我对她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和疑惑。[修改:然后一切也从那天后逐渐结束。]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