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俍荒

这里二白(白白白)一名叶吹
那个你们评论的话,我都会回复的(求评论QAQ)

【韩叶】那个人的故事01(01主伞修橙亲情)

-01,韩叶轻微(一句,瘫)

-可能会过几日修改

(求评论)

苏沐秋走的那一年的冬天,对于叶修来说格外的冷。

春节的前一夜,因为明日起常规赛暂时停止,嘉世战队比赛取得胜利,训练了小半天后也就各奔东西回家过年。

最后从俱乐部里出来的,是叶修。

外面是一件难以御寒的秋大衣,里面是嘉世的外套和秋季长袖。他本想着要去淘宝上买件便宜的羽绒服但是因为很多事却耽搁了。

他拢着双手哈了一口气,随后插进大衣的口袋,走上了大街,两旁的霓虹灯光映在他带着几分苍白的脸颊上。

此时已是21:20

来到H市的第一个春节,叶修曾有那么一瞬,想要回到B市的家中,和自己有几分吵闹的弟弟,有些严肃的父母度过同以往十五年来一样热闹的春节,吃满满一碗热腾腾的饭菜。但也仅仅是那么一瞬,随后就消散在了那个小厨房昏暗的灯光下饭菜的热气里。

 

他记得很清楚,与苏沐橙和苏沐秋度过的第一个春节的景象,他和苏沐秋买了一堆菜还买了三盒烟花棒,还给沐橙买了条新的羽绒服。

两个少年当时在饭桌上吵吵闹闹的,互相吐槽着品味,还询问苏沐橙谁烧的菜更好吃,一旁的苏沐橙看着他们吵闹的样子就不免笑出了声。

中途苏沐秋还出了趟门,买了两个烤番薯回来,把最大的给了苏沐橙,然后和叶修合着吃那个较小的。

 

“沐橙太烫的话,先拿着暖手。”

“阿修!你下口小点,我可只买了两个!”

“太过分了吧,居然咬这么大一口!故意气我的是吧!”

 

苏沐秋走后,叶修和苏沐橙两个人就搬进了嘉世俱乐部的宿舍,春节俱乐部锁门,于是陶轩在春节前,于俱乐部附近的地方为叶修和苏沐橙找了个租屋,大概比原来那个四十平不到的小房子要大上那么一大圈,大概有六十五平的样子。

叶修的右手口袋里,那个小钱包里静放着五百元的现金与最近和叶秋联系新办的一张银行卡。

战队初期的工资少得可怜,月工资只有一千九,离当时H市最低的工资标准只差了一百元不到。叶修将其中的二分之拿去资助一些朋友。银行卡账户上大概还有八千多的存款,大多都是源于叶修熬着夜在网游里赚的外快。

那双修长手从口袋伸出,拨开了面前的保温帘。

他迈入商场,

出来时手上拎了一个大袋子——一件新的羽绒服和围巾。

商场里的空调开得特别暖和,呆久了甚至让人有点透不过气,但从商场里出来的他,脸颊还是带着苍白,丝毫没有被空调的暖风给捂红。

他拎着袋子朝着那个小租屋的方向走去,走了一会儿却又突然停了下来,他眨巴着干涩的双眼坐到了一旁的木椅上。

叶修的样子,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个已经十八岁的少年。比赛,训练再加上持续的熬夜,他的眼底有了淡淡的黑眼圈,此刻双眼被寒风吹得也开始微微发红。

但消耗最大的,还是苏沐秋走后的那半个月,叶修很快地瘦了下来,还背着苏沐橙一个人抽了不少的烟,烟瘾也正是在那时有了,也在那段时间里不断加重。

浑身上下,唯一像个十八岁少年的,便是他的眼睛里所反映的那般色彩。

光。

他坐在木椅上,放空着自己,望着冬季H市干净的夜空。 一个长时间忙碌着的人,突然放松下来,就容易想起什么,叶修也不例外,说实在的,他觉得自己应该哭一场,但眼睛酸涩得狠,却涌不出一滴泪来。

他想哭的时候也不少,不过几乎全部堆积在了那段时间里。看着苏沐橙哭的时候,看着苏沐秋火化时那团橙红色火光时,还有现在。

他也是哭过的,不过大概也只有那么一次,在去南山公墓后的那天晚上。

回到俱乐部的他,一个人蜷缩在俱乐部的一个角落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就那样看着瓷砖,眼泪就这样淌下脸颊。吴雪峰看到他以为他又不舒服,想把他拉起来,当看到满面泪水的小队长,他愣了一下,随后把叶修抱在了怀里。

“哭吧,小队长,哭出声也没事的。”

叶修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但也只是呜咽了一声随后也再没发出什么声音。

他不是个会沉浸于悲伤的人,难过是有,他也不扔,带着一同向前走,陪着苏沐橙一起向前走。

 

他站起身,突然有些想念烤番薯的滋味,当下也可以拿来暖手。虽说都已经是大半夜,想着沐橙应该也已经睡了,但还是走入了街角去找找。

没看到推小炉子的,但他却看到了有专门买烤番薯和烤梨的店铺,心下感慨着,这都有专门的店了,随后走进去买了两个,对着锡箔纸包装还不禁笑了笑,第二天起来沐橙要吃还可以热一下。

 

回到小租屋已经是22:40了,他小心翼翼的进了屋,看到灯还亮着,苏沐橙正穿着睡衣缩在沙发上已经闭了眼,叶修问了几声,她迷迷糊糊地回了个嗯。

小租屋的沙发比较硬,睡了第二天醒来肯定不舒服,叶修只能叹口气把苏沐橙背回了房间,盖好被子,开了空调,顺便把装着羽绒服和围巾的袋子,放在了学习用的书桌旁。

看了看,觉得被子是不是买的不够厚,又把大衣罩在了上面。

关灯后,合上了门,回到自己的小房间,然后穿着衣服便倒头就睡。

 

晚安,沐秋。

 

-

 

苏沐秋初见叶修时,虽然同是十五岁的少年,在他眼里叶修的个子其实没有比苏沐橙高多少,反正比自己矮那么一点。

他曾说因为自己长得比较高,所以叶修应该叫他哥,叶修翻了个白眼,拿了块切好的西瓜便堵上了他的嘴。

“吃你的,你叫我哥还差不多,手下败将。”

苏沐秋胡乱的近乎是咽下了一口西瓜,“我也是赢过你的,少年你不要太猖狂!”

叶修看了眼苏沐秋,笑了笑转过头没回话,还示意旁边的苏沐橙去看,苏沐秋伸出手摸上了自己的脸颊碰了碰嘴角发现了一粒西瓜籽。

“好啊,你小子还不告诉我,我沾了西瓜籽!”

“因为沐秋大大和西瓜籽实在是太合适了,对吧沐橙。”

“叶修哥说得很对。”

“我心好累QAQ!”

 

 

-

你,我,她

三个人,各是彼此生命里的第一场艳遇。

 

“你说老韩?那是哥的第二场。”

tbc

【私设:

伞修橙之间发生的故事

叶修不仅在帮助“被淘汰”的朋友,同时也在帮助没有成功进入职业选手圈的一些朋友】

好久没有写这种,手好生,感觉没有写出想要的那种感觉。QAQ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