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俍荒

这里二白(白白白)一名叶吹
那个你们评论的话,我都会回复的(求评论QAQ)

影(暂定题)01

第一人称




我又看到那个了,与那个人近乎一模一样的“那个”。

近乎,当然是有所不同,其实应该是很大的不同,这个近乎大抵是用错了。——她从未笑过。

这点认知,当然是依据我与她共有的时间里,不短不长的三年时间我从未看过她真正的笑,那些不自然的笑倒是看了个遍

尴尬的,疏远的,无奈的。
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开心起来。

但好像也只有我察觉到了这一点,
那群每天与她交谈的人都没有注意到。

这也是我困惑的一点,为何会有人围着她。

她脸上的表情并不丰富,只有那么几个,大多在我眼里看起来不自然。平时也独来独往,从不与别人共餐,同离。

她最自然的样子,大概是面无表情的时候,却不常见,而且那种样子而且让我更加地不舒服

说是不常见 这是我自己的判断了,
一是,
我并不喜欢这个人,
只是她的这种莫名的疏远感让我不由得注意起她

二是……这种程度的注意也只是留了个心,我还没有闲到去观察的程度

……

三,大概是我的错觉,她经常像是有意识地避开与我见面。

不,大概是我多想了。

关于她自然的样子,见得最多的时间段是清晨。


十月十七,05:58
我拿着早餐走入安静得让我十分不习惯的员工饭堂(其实是个大的工作间),就在那个时候,我看到了离我至少有五个位子的面无表情的她。
她侧靠在玻璃上,脑袋碰触着冰凉的玻璃,眼睛看着远方的一处光团,早上的日光照在她身上有几分晃人。

那双眼睛没有任何的情绪,明明是透彻的暖棕色,却令我不禁打了个寒碜。

大抵过了一会儿,

几分钟或者几秒钟后,

她看了我一眼,嘴巴微微动了动却没有任何言语,最后点了点头出去了。

……
她总是很早来到公司,但是自从我看到“那个”起,她似乎就不再早到了,甚至开始踩着上班打卡的点匆匆进来,有一次会议还迟到了三分钟。
即使这样,上面的经理却像是不在意般,还给她升了职,还让她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我对此没有任何的想法,倒是平时几个看不起她的职员们对此事十分“上心”,不停地在吃饭时议论此事,还用上了一些过分的言论。

大概是在那一个月后,也是我开始更加频繁看到那个后,

我从这里,(城市的最北)调到了(城市的最东)

临走收拾的时候,看到她一个人走进办公室,坐下,左手在键盘上按了几下后,低下头趴在办公桌上午睡,身上盖了件单薄的西装外套。

她画了妆,还有点重,整个人更加得不自然。
……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的“她”。

评论

热度(1)